鹰潭大案!6人跨省注册146家空壳公司!向500家企业虚开发票10亿元!

微观鹰潭 微观鹰潭


2017年底,6个年轻男女结伴离开老家浙江省台州市,不远千里来到鹰潭市“创业”。在一个月内,竟然仅凭借一记“空手套白狼”的伎俩,就成功注册成立了146家空壳公司,并先后向10余个省市的500余家企业虚开增值税发票10亿元,赚了个盆满钵满。哪料想,好景不长,就在今年的727,一张法网从天而降,一举将这6个沉浸于“黄金美梦”的表哥表妹抓获,这一结果的反转,正因了俗语:偷食不成蚀把米,聪明反被聪明误。

而这起特大团伙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违法案件,又是怎样被发现,查处背后又有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呢?近日,笔者走进了鹰潭市税务、公安部门,一探究竟。

 

疑点重重  团伙空壳企业问题频显


今年5月初,鹰潭市税务部门在日常收入分析和风险筛查中发现,年初以来全市短时间内新增商贸企业高达700余户,商贸行业开具增值税发票金额大幅增长,且均集中在相对偏远和经济落后的余江区。针对这一风险点,国家税务总局鹰潭市税务局稽查局迅速组织检查人员进行分析和研判,运用金税三期税收管理系统、增值税发票电子底账系统稽核比对后,深挖细究发现了重重疑点:

——基础信息真实性存疑。60余户批量新开业的公司不仅注册时间接近,生产经营地址均填选为乡镇、城郊、行政村,法定代表人多是外省偏僻县乡、年龄在60岁以上。

——购销业务迥异。增值税发票电子底账系统显示,60余户商贸企业对外开具发票内容涉及钢材、水泥、电子原件、五金交电、日用百货、非金属矿石等五花八门的产品,不仅类别杂、品种多、跨行业,发票明细中进项品目与销项品目不匹配。更有甚者,余江某工贸有限公司“大手笔”销售了700万元的煤炭、模板、波纹管等材料,但却未发现相应的进项发票。

——发票开具异常,税负畸低。名单中的部分企业半年来销售收入呈井喷式增长,短期内集中顶额开具发票,初次领购发票后就申请增量,但申报缴税金额却畸低,进项发票未发现有人工费、水电费支出,经营情况反常。

而在此前的719日,鹰潭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曾接到一个举报电话,举报人声称余江区林元建材公司自称“何总”的老板,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4000多万元。这是否就是鹰潭市税务局稽查局正在深挖的案源疑点呢?鹰潭市公安局、鹰潭市税务局稽查局当即决定召开税警联席会议,双方将此条举报线索及系列疑点数据初步推断为有组织的团伙虚开发票案,至此,第一波次打击虚开骗税两年专项行动专案检查拉开帷幕。

 

抽丝剥茧 关键线索浮出水面


国家税务总局鹰潭市税务局稽查局迅速组织人员赴实地核查,发现余江区林元建材公司的生产经营范围、门牌号码等注册信息都是编造的,法定代表人联系电话要么关机,要么是空号,而财务人员都来自本地中介代理机构,会计只知道老板叫“何总”,平时都是电话联系,再无法提供其它有效信息。

外围调查到此,似乎难以获得更深入的发现。后续检查如何开展?关键证据如何采集?税警双方经过多次协商,最终明确了突破方向:公安部门借助技侦手段和云搜系统数据,尽快确定实际控制人,掌握团伙运动轨迹;税务部门从企业资金流向调查入手,寻找突破口。

税警联合检查组立即调取了企业工商注册登记资料,讯问了会计和代办公司法定代表人,经现场侦查、讯问和辩认,查找到涉案公司的数据并加以分析,证实犯罪嫌疑人“何总”等人以非法牟利为目的,通过中间人大量购买居民身份证,经代办公司将购买的居民身份证用于办理工商注册和涉税事宜,陆续在余江注册了林元建材有限公司等65家空壳企业,通过收取“开票费”的形式,经中间人介绍,对外虚开发票。

而“何总”到底何许人也?根据以往办案经验,公安经侦支队采取了对举报人提供的“何总”个人手机号码和微信号进行锁定,但该犯罪嫌疑人反侦察意识较强,手机几乎长期处于关机状态,后经过技术追踪,最后勾画出了嫌疑人的行动轨迹,并确定了其具体身份信息——何某某。

另一边,在银行部门的协助下,税警专案人员从银行反洗钱中心提取了涉案企业的银行账户信息,共梳理出几千条银行流水数据,通过链式分析、离散分析和关联分析,将账户交易信息缜密比对,以何某某为首的违法团伙虚开发票资金回流“套路”逐渐清晰。一张悄然编织的法网徐徐展开。

 

循迹追踪 查清虚开团伙违法事实


为加快案件侦破,税警专案组逐步扩大了协查外调范围,先是就近选取了江西省景德镇市、上饶市的18家下游受票企业核实情况。在深入企业调阅账簿凭证、询问财务会计和企业负责人、调查企业银行账户资金往来后,办案人员确认,这18家企业共计从何某某注册成立的余江某贸易有限公司、余江某建材有限公司等31家空壳公司开具了488份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涉及金额4971万元,税额787万元,这些企业之间存在复杂的资金回流链。

随着外调范围的扩大和受调企业的增加,专案组兵分几路,马不停蹄地先后奔赴福建厦门等地实地核查,掌握了福建地区涉案的5家企业以支付“开票费”找中间人购买发票的确凿证据。证据链上显示的虚开发票套路环环相扣:何某某团伙向下游收取3%的“开票费”,下层中介拉业务收取8.8%,第二层中间人收取9.3%,第三层中间人则直接向买票方收取10.5%11%的开票费,各个层级间互相通气和介绍业务,一段时间以来“生意兴隆”。后据何某某手下的团伙成员尤某主动投案自首指认,何某某、金某某和尹某某等人在鹰潭市余江区前后注册成立了65家公司,利用这65家空壳公司对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其4人分工明确:何某某负责联系上游企业和买票的下游企业,借助网络交易平台、微信、邮箱和小广告等渠道发布卖发票信息;尹某某负责企业的注册、登记、注销和日常管理;金某某负责到税务局申领发票和开具发票;尤某则负责用快递、托运等方式邮寄发票和网银U盾。

 

迅速出击 严防布控抓捕归案


96,专案组接到情报,何某某已偷偷潜回鹰潭,技侦部门反馈最后关机地点位于鹰潭市某小区。于是,专案组当即决定对嫌疑人何某某实施抓捕。专案组通过公安部云搜系统、旅业信息查询系统得知,犯罪嫌疑人何某某没有乘坐火车及在鹰潭住宿的记录,应该是驾车潜回鹰潭。既然如此,专案组只能重点对小区地下停车场内及小区周边的浙江车牌进行摸排,最终在地下停车场内发现一辆牌照为浙J开头的保时捷卡宴越野车,经过查询得知该车为何某某妹夫金某某所有,于是顺藤摸瓜确定了小区住所。但何某某一大早就已经外出,要抓捕何某某只能蹲守了,直到当晚9时左右,专案组才从监控里发现何某某已经返回住所,专案组立即联系小区保安,以漏水为由骗取嫌疑人开门,但迟迟未得到何某某的响应。以防何某某发现后攀爬外逃,专案组人员只好继续蹲守,待97凌晨开门后,一举将何某某抓获,现场缴获其用于作案的34部手机、3台电脑、24本账本、29枚印章、23张银行卡和大量税控盘、U盾、电子密码器、空白购销合同、销货清单、收据等工具。在随后112的联合抓捕行动中,警方于浙江省台州市椒州区抓获嫌疑人尹某某。在查获的手机和电脑中,办案人员发现了犯罪团伙联系开票业务的种种记录。

经查,何某某、金某某、尹某某等6人均为浙江省台州市椒州区人,是表兄表妹关系,其中三人是70后,另外三人是90后,尤其是主犯何某某只有小学文化。这6人自去年底开始,在以犯罪嫌疑人何某某的为首下,先后在江西省鹰潭市、湖南省郴州市、广西省柳州市、山西省太原市等地开设空壳公司共计146家,专门从事对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的发票金额高达10亿元。而涉案的上下游企业有七百余家,分布地区涉及我国十三个省份,数十个地级市。

目前,何某某、尹某某二人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鹰潭市公安部门依法采取刑事拘留,金某某、陈某某、金敬某三人依然在逃,剩下的尤某,因举报有功,1029日已办理取保候审。


推荐